手机版广告合作
QQ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瑞安求职招聘
发帖有奖

瑞安论坛

搜索
瑞安佳缘婚恋 瑞安论坛家装小编
查看: 1784|回复: 1

[小说故事] 紫青和小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4-1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偿献血
小说:
                                     紫青与小贝
                                             
    小贝是条狗,一条名贵的罗秦犬。两年前,紫青觉得自己实在寂寞难耐,就花了两万元委托法国朋友买了一条罗秦犬,直接从法国托运过来,取名叫小贝。
    紫青也很名贵,七年前从中国美院毕业,一直在北京一家大型公司上班。紫青的画画得很好,但人长得很一般,在相貌就是财富的当今,紫青就觉得自己一直像个穷人卑鄙地活着。工作四年后,当紫青失望地发现自己的恋爱计划又一次破产时,老家的同学阿贝跟她在微信上聊了很多,并说愿意娶她。紫青有些欣喜若狂,因为阿贝长得很英俊,读初中的时候,紫青就暗恋过阿贝。所以,紫青甘愿放弃北京的优厚条件,回到了南方老家。
    回到老家,紫青就跟阿贝住在了一起。但是,当热恋的温度渐渐减退之后,紫青又开始怀疑人生,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圈养的金丝雀,整天无事可事。最后,紫青决定把父亲原先的老房子改成画廊,她要发挥自己的人生价值。紫青擅长于山水画,然后在画里赋予南方民俗和历史元素,很有艺术价值。紫青也很大气,她常常拿自己的画参赛参展,就这样,没几年,紫青的画出名了,紫青也出名了。但是,在出名之后,紫青又发现阿贝很久没来画廊了。
    紫青自己去找阿贝,最终却发现阿贝已经跟自己的闺蜜岚岚生活在了一起。紫青的脑瓜子嗡嗡的,像是天已经塌下来了一样。紫青觉得整个世界就像一个吐槽馆,大家都在开着玩笑:海誓山盟是什么?信誓旦旦又能怎样?紫青很坚强,在打了阿贝一个巴掌后,这事就算了了。
    很长一段时间,紫青一个人生活,她也很想去交往一些朋友,但是在别人眼中,紫青是画家,是艺术家,虽然紫青长得一般,但她还是那种难以靠近的名贵圈公主。实际上,紫青自己有时候也不想随俗,她很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又交往了像岚岚一样的那种闺蜜。
    紫青最后决定买只名贵狗作伴,她特别心仪罗秦犬,因为罗秦犬浑身洁白,而且温顺。至于取名小贝,说不清是怀恋还是泄愤。
                                             
    紫青对小贝要比对自己好,除了狗粮用的是进口货,紫青还会特意上菜场买牛排和鸡腿,那是小贝的伙食,紫青平时对自己也没这种闲心。
    紫青对小贝非常满意,因为小贝不但好看,而且聪明。在紫青画画的时候,小贝就会乖乖地趴在紫青的脚边,从不打扰紫青。要是紫青画画时间长了,或者紫青没有灵感觉得烦躁时,小贝就会起来,提醒紫青应该休息。那样的时候,紫青就逗小贝玩,教小贝一些生活情趣。比如小贝生气了,它就会“汪汪”几声;小贝要是做错事,它就会耷拉着脑袋,没声没息;小贝要是委屈了,会懒洋洋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小贝有时候也很调皮,经常咬着紫青的手机、袜子之类东西跟紫青捉迷藏,紫青从不责怪小贝这些,而是积极配合着小贝。紫青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什么也没有了,这些才是真正的生活情趣。一天又一天,紫青甚至产生了可怕的念头:这一生还谈什么恋爱结什么婚,有小贝,够了。
    20223月,上海要举办国内十七画坛名家画展,业界朋友把紫青推荐给了主办方,紫青很客气地给对方寄送了十一幅画。主办方特别热情,说画展会聚集很多画家和收藏者在一起,希望紫青能来上海一趟。紫青也觉得这是很好的机会,决定接受邀请去上海一趟。
    紫青原先计划坐飞机或者动车,但最后放弃了,因为小贝成了问题。这两年,紫青从没出差过,平时就近走动,紫青也是抱着小贝。紫青从没给小贝买过牵绳,她觉得那样对小贝不公。要是坐飞机或者动车,政策不允许,托运怕小贝寂寞,寄养又怕小贝受委屈。
    紫青决定自驾,老家离上海四百多公里,紫青觉得那只是自己辛苦一些,只要能跟小贝在一起,值得。
    上海的事情原本很顺利,紫青现场卖掉了六幅画,剩下的五幅主办方也说暂时收藏。快结束的那天,紫青还特意买了一瓶红酒,计划回宾馆跟小贝一起好好庆祝一下。但红酒还没打开,宾馆前面的那条大街就不停响起救护警报,街上的人一下子流窜起来。紫青赶紧打开百度搜索新闻,才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又在上海死灰复燃了。
    连向主办方告别都来不及,紫青抱起小贝,自驾回了老家。
                                                
    一回到老家,紫青就主动去街道报备,车子停在街道办事处门口,紫青抱着小贝进去。为了表示谨慎和诚意,紫青还给小贝戴上嘴罩。
    接待紫青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工作人员,她问,自驾去上海市一个人吗?
    紫青赶紧纠正,不不,还有小贝。
    工作人员的神情明显紧张起来,小贝呢?
    伏在紫青怀里的小贝“汪”了一声,表示自己就是小贝。
    工作人员松了口气,狗狗呀。
    紫青说,它有名字,叫小贝。
    工作人员说,上海现在疫情严重,所有上海返回人员都要无条件接受管控,7天集中隔离,然后回家还得接受居家健康监测。
    紫青问,小贝要不要隔离?
    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说,从2019年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还真没有动物,特别是狗狗被感染的案列……
    紫青抢着说,那不行,小贝必须跟我在一起,要不然,我想不出,没有我在,这七天,小贝怎么活?
    工作人员说,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得听我说完,根据现在国家防疫政策,所有旅居或者经过疫情中高风险地区,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需要按照政策执行集中隔离,并按规定做核酸检测。
    紫青说,那就行,我们接受隔离。
    躺在紫青怀里的小贝耷拉着脑袋,显得很不愿意很委屈的样子。
    紫青在小贝洁白的狗毛上亲吻了一下,然后说,小贝听话,别怕,有我在呢。
    小贝“汪”一声,似乎在说,去什么上海呀,这么麻烦。
    工作人员也似乎听懂了小贝和紫青对话,说,你家狗狗还真有灵性,太可爱了。
    紫青不满地瞟了一眼工作人员,说,我都说多少遍啦,它有名字,叫小贝。
                                             
    紫青特别满意宾馆隔离房间,因为她已经习惯并且一直追求与世隔绝般的环境。但小贝不一样,可能房间空间太小让它感觉得不自在。紫青抱着小贝一直在安慰它。紫青说,小贝,忍耐一下,就只用7天,我们一起共克时艰。
    中午九点,两名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推着一大堆的医疗器械进来,说是采集鼻咽拭子标本做核酸检测。
    紫青问,小贝也要做吗?
    工作人员说,必须做,为了小贝,街道办事处还特地请了兽医。
    紫青抱着小贝,工作人员拿着一根20公分的小木棒,小贝明显感到害怕,挣扎着并不停地“汪”着。紫青一边安慰着小贝一边按着小贝的头,工作人员顺利取样,但小贝的眼睛开始闪烁着泪光,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委屈。最后,小贝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工作人员走后,小贝开始跟紫青对抗,它不愿让紫青抱着,趴在墙角一动不动。紫青摆好画架,说,小贝接下来七天,我每天给你画一张写真好不好?小贝还是一动不动,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中午11点,工作人员来送饭,门一打开,小贝就不停地朝着工作人员“汪汪”,就这样,工作人员一来、甚至连走廊里发出任何声响,小贝就不停汪汪,深夜也不歇。
    第三天,工作人员来采集标本,对紫青说,小贝必须打针。
    紫青问,打什么针?
    工作人员一边调试针剂,一边说,麻醉。
    紫青表示不理解,工作人员说,小贝整天连夜地“汪汪”,吵得大家都睡不着觉,连周边的居民都投诉了。
    紫青表示接受。
    麻醉后的小贝像瘫痪了一样,再也不“汪汪”了,就是贪睡,整个房间、甚至整个宾馆显得特别寂静。紫青觉得很不适应,经常尊在小贝身边,摘下小贝的嘴罩,拿手指试探小贝的呼吸,深怕自己一下子疏忽,小贝就没气了。
    第六天,工作人员来采集样本,说今天不给小贝注射麻醉。
    紫青问,又咋啦?
    工作人员说,楼里的人都在关心小贝,问小贝是解除隔离啦还是死啦?
    紫青说,这些人也真是,叫也不是不叫又不行,这不是诚信为难小贝吗。
    没打麻醉的小贝又开始“汪汪”,但这次楼道里给出的反应不一样,有人在喊:小贝挺住,小贝加油!
                                                
    七天时间终于过去,紫青和小贝都一样,一切正常,被解除集中隔离。
    紫青抱着小贝走出宾馆,发现阿贝站在宾馆门口。
    紫青问,你怎么来啦?
    阿贝说,我跟岚岚分手啦。
    紫青没给阿贝好脸色,说,你跟岚岚分手关我什么事。
    阿贝说,我来接你回家。
    紫青带着嘲讽,说,我现在还在健康监测中,很危险。
    阿贝说,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不怕危险。
    紫青犹豫了一下,说,算啦,我自己有车。
    阿贝说,请你原谅我。
    紫青说,恐怕来不及啦,我现在有阿贝。
    阿贝指指紫青怀中的小贝,说,狗狗吗?
    紫青的脸色很不好看,说,信不信我再扇你一个巴掌。我跟你说过,它有名字,叫小贝。
    阿贝还是不死心,拦在紫青前面,说,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好不好。
    紫青说,现在小贝是我家成员,这事还得问问小贝。
    紫青伸手摸了一下小贝的头,小贝一连“汪汪汪”了几声。
    阿贝听不懂,先盯着小贝,再看着紫青。
    紫青说,小贝说了,它不同意。它还说,和你相比,它比你优秀。
    阿贝怔在一边,紫青抱着小贝,自顾走向自己的红色轿车。
                                                
    岚岚来看紫青的时候,紫青已经解除居家隔离,她正在家里安心地画画,小贝躺在紫青的脚边,显得很安静。
    岚岚在紫青身边坐下,紫青没搭理,一直在静心画画。
    岚岚说,这么冷的天,你应该出去晒晒太阳。
    紫青停下画笔,看岚岚,说,这几年跟你交往真白搭啦,你不知道我怕晒太阳啊。
    岚岚说,对不起。
    紫青又开始画画,边画边说,爱情不需要道歉。
    岚岚说,我为友情道歉。
    紫青说,算啦,你走吧,我不需要友情。
    岚岚觉得很尴尬,站起来,又停住了。
    紫青说,小贝,送客。
    小贝像是听到了指令,“嗖”地站起来,朝着岚岚“汪”了一下,然后用嘴巴扯岚岚的裤腿。
    岚岚走到门边,还是不死心。
    岚岚说,紫青,我知道我错了,但我不希望你变成这样子。
    紫青头也没回,说,一张纸要是褶皱了,想抚平它,很难。
    岚岚不再说话,出门,再关上门。
    小贝跑回来,重新伏在紫青的脚边。
    紫青继续画画,整个房间好像无声无息,世界很宁静。

发表于 2022-5-9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小程序
水个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 | 关于我们 | 小黑屋 | 手机版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瑞安在线 瑞安论坛 浙ICP备11036255号 浙公网安备 3303810233063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