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广告合作
QQ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实时疫情动态

瑞安论坛

瑞安佳缘婚恋 瑞安论坛家装小编
查看: 1464|回复: 1

[小说故事] 人世间,只有你好

[复制链接]

4

精华

404

威望

2万

金钱

驾轻就熟

Rank: 24Rank: 24Rank: 24

帖子
1141
积分
4500
注册时间
2004-3-1

原创写手

发表于 2020-4-26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偿献血
本帖最后由 卡其 于 2020-4-26 10:00 编辑


    大杂院原也不破旧,本是此地望族周氏住宅,因嫌风水不好,且宅子陈旧,便另觅了大宅子迁了去。现在只出租,也不出售,逢乱世安居的人也不多。便有人出钱将房子租下,隔了些分间,又分散地租出去。只求空间利用率,并不顾整体美观,因此显的杂乱,于是称为大杂院。

    这里走江湖,杂耍,戏班子,人多时好几类班子都住着,住的时间长短则看技艺有没人看。林家杂技班住着颇有些时间了,去附近各处卖艺,晚上便回大杂院住。林老头在家则调教小孩,林老头的鞭子孩子都害怕。

    孩子只有细妹一个女孩,虽然是女孩子,她挨的揍一点也不比男孩少。她又是个惹事精,谁家大黄狗孩子烤了吃只剩骨头,谁家菜园子水渠被改了道引向某株桃花,谁家鱼塘水被放空了,等等告状的事不胜枚举。但在细妹十岁那年的伏夏以后,她再也没有挨过揍了。

    这天同个大杂院里卖豆腐的刘家媳妇领着儿子二蛋怒气冲冲地上门告状,说细妹领头揍了她儿子。还威胁他儿子二蛋,如果敢告状就捅了他家新贴的窗户纸。林老头气坏了,在细妹的手掌心拿尺子狠抽了十下,刘家媳妇才满意了回去。

    第三天,刘家新贴的窗户纸每个格子破了一个洞。刘家媳妇哭天喊地,窗户纸一年才糊一次,铜纸多贵啊,且窗格子砸一些都坏了,冰梅窗格子,贵的要死的窗户,坏一处就是整窗重做,还要不知要赔主人家多少修理费。林老头看了现场一言不发,黑着脸回家。看到细妹得意洋洋地正要给他展示她的新技艺,将石子系在绳子一端,飞石发出立即收回手中,飞索点石,百发百中。这用来捅窗户纸——也百发百中。

    林老头看到此景更气,厉声道,“扒下!”

    鞭子落下来了,平常处罚的柳条已经换成了鞭子。

    “啊!”细妹惊呼一声。

    林老头咬牙道,“你可知错?”

    “我没有错啊!”

    “还没有错!还没有错!”林老头气的发昏,“你揍了人,还要捅人窗户纸。窗户坏了,要走多少趟场子才把钱给还上。这些年来为惹的祸赔了多少钱,要走多少班受多少的气才赚的这些零碎子钱。指望你年纪大些便懂事了,谁知越大竟越无法无天起来了!是个男子皮一些也算了,你一个女孩子,坏成这样,学了技艺是赚钱吃饭用的,你居然用来砸人窗户,还有谁家敢娶你!我今天不把你这丫头当场打死了,我,我就不信了,我~~ 谁都不许拦我!!!”

    老爷子盛怒之下,谁都不敢去劝,又加了一鞭子。

    只有赵婶子不忍心劝细妹,“姑娘啊,快求饶,认个错就没事了。”

     细妹咬着牙,不吱声,一直着了十来鞭。

    赵婶子惊呼,“哎呀,恁再打下去要死人哟。”

    林老头才人住了手,又往屋里取了盐,抹在了细妹的伤口上。细妹不仅没有屈服,眼里几乎喷出火来,看得老头心虚起来。

    他又不能马上显出软来,便恨声道,“晚上谁都不许去看她! 让她这地上睡一晚上, 等她自己认错了才能进来。

    天黑下来,细妹仍在地上躺着,既冷又饿,伤口处抹着盐疼的几乎麻着了。

    二蛋悄悄地给细妹拿了糕点,细妹不睬他。

    赵婶过会儿拿了件衣服给细妹盖上,细妹伸手把衣服撂开,仍然不理会赵婶子。

    再过了一个时辰,林老头提了烛火,猫着脚步来到跟前,拿出她最爱的柿子饼,把细妹哄好,抱回房间去了。

   林老头心疼道,“死丫头,你怎么就不讨个饶呢。”

   细妹呻吟道,“笨爷爷,你怎么不早点拿柿饼来呢。”

   林老头再也没有揍过细妹。

----------------------------------------

    “六子,你家不是会看相算命嘛,恁给我算算,我的命数怎么样。”

    “不算,不算,你知道我原则,我从不给亲朋好友算。”

    “去逑!不会就行了,还我还讲原则。二蛋子说他算过命,十二岁有个劫,四十二岁有个劫。确实这样,十二岁那年呛水里不是我捞起他,他说他都见到白光了。”

    “得了,还不是你使人把他按水里,又成你捞他。”

    “哦哈哈哈哈,什么都瞒不过你。我是教训他而已,可没想弄死他,谁让他偷看赵婶洗澡。四十二岁的劫不会又是色劫罢!”

    “生逢乱世,哪天不是劫。”六子叹了口气。“也罢,我破个例,给你算算,八字不看,就看看你手相吧,趋利避害也行。”

    “从大王的手相来看,以后可千万不能嫁书生,若嫁给书生,一辈子颠沛流离吃尽苦头。”

    “滚蛋,李岩我就是要嫁定了!”红娘子明白六子是借看手相来劝她。年景不好,日子是再过不下去了,往日的兄弟们聚一聚,立了个山头,大家推举细妹做了大王,大名红娘子,六子是军师。

    红娘子毫不掩饰对李岩的喜欢,两人之前的“合作”也一直很愉快,一个去劝人开仓放粮。凡劝不了的,红娘子直接用刀枪棍棒轰进仓门。但李岩是举人,红娘子的喜爱,他是没法接受的,拉入伙绝不可能。兄弟们几个一计议,把李岩绑上山,直接扔到了红娘子的床上。红娘子当时气的脸都灰了,把兄弟一阵臭骂。那天晚上好事有没成不知道,总之,红娘子第二天脸红扑扑的,红了一天。

    李岩却是神态自然,他的内心涵养真是深不可测,一群山贼却是看不出来的,六子看了出来,但是他还是偷偷将李岩放下了山,心不在此地强留有什么用。谁知李岩还是被举报了,定了个通匪。

    六子说,“咱们以前干的都是劫富济贫,开仓放粮,那都是义举,替天行道。现在救李岩的话,就是要攻下县衙,直接就是反朝庭了。”

    “天有天的意思,你以为是谁啊,能替着天去行道,你们读书人脑瓜子里想的什么呢。李岩肯定要救的,我不嫁他也是要救的。之前他帮我们帮百姓做了多少事,现在因为我们受牵连了,如果见死不救我们还有脸做人吗。”红娘子救李岩是必然的。

    六子肠子都悔青了,悔不该当初偷偷放走李岩,现在还要大张旗鼓去救人。李岩从山寨回去,焉还能身家黑白讲拎清的,只须山贼同党的罪名就立即收押大牢了。一些乡绅更是有反对李岩赈粮开仓之举的,李岩家门还没迈进,已经被举报了。以红娘子的性子怎么可能见死不救,何况是心仪的人。红娘子要说去死,兄弟们都会嗷嗷叫跟了去,帮救个心上人李岩哪有不去的。

    事实证明,兵力调去防守女真人南下和抵抗闯王的内乱,地方武力值是零,城里的百姓听说是红娘子来了,却是奔走欢呼。拿下县城,攻陷县衙大牢损伤极小。除了六子挂了彩,其余兄弟都安全无碍,当然还有李岩。

    择日大婚,李岩和红娘的婚宴上兄弟们大醉一场。

    二蛋醉迷了眼,举杯问李岩,“我就想问个事,那天晚上兄弟们绑了你上山,你俩好事有成吗?”

    李岩略显尴尬,没有答。

    红娘子听了,举杯向李岩莞尔一笑,“李公子,今而奴家背上的伤又发疼了,你再用上次的法子给看看。”

    兄弟们哄堂大笑,席间有二蛋,三狗,五丰,六子,小七,这些连正紧名字都没有的人,为了生存,在河南揭竿而起,为自己的生存而战斗,为周遭百姓的生存而战。直到认识了这个叫李岩的人,居然为生存而战升华成为天下拯救苍生而战。

------------------------------------------------

     然而拯救苍生的事,总得有人来做。

    李岩与红娘子夫妻俩,为李自成一个献策,一个献力,帮着李自成这一班子农民军一鼓作气打到了燕京。攻陷京城,崇祯自杀,大批京官自杀殉国。什么叫被胜利冲昏了头,根本就是这些屁股上还沾着泥的农民上辈子上上辈子往上数几辈没见过这么贵气的房子,这么美丽的女人,这么耀眼的财宝,以及这么肆无忌惮的权力,根本就是那些压抑着的欲望被放开了且不去约束而已。当初拯救苍生的远大理想,在金银美女和权利面前都是虚弱的口号,再也没有人提起。无论李岩怎么劝谏也没有用,劝多了还成人眼中盯。

     李自成那大顺王朝龙椅一个月时间,还没捂热就被吴三桂引清军入关从燕京赶跑了。向西南败退,李岩发信给红娘子,嘱咐她在江西保存实力暂且按兵不动,等待反扑,红娘子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再等就等来了李岩的死讯。

    她的帅气斯文的男人,有才华有谋略,有着自己永远无法企及的抱负有理想,有着拯救苍生的热心肠,救黎民于水生火热的理想,有封候垂史的梦想,在去往梦想的路上居然死在了他自己一心扶佐的敬佩的那位大人物手上。

    “我们是先抵清兵还是,先报仇?”六子问红娘子。

    “仇要报,清兵也要抗。”红娘子回答。

     兄弟之间起了最大的冲突就是这一次。

    “这些兵怎么抵得了清兵又抵得了大顺,打战不是这么打法啊,怎么分析都没有胜算,只有退守险要,保持实力,再作长远打算。如果不做长远打算,那就尽全力杀李自仇,大家兄弟拼个死,为了李岩兄弟死也值当。或者尽力挡清兵留个抗清好名声。咱们兄弟是不怕死的,但要死在一个地方。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快速消耗掉自己实力。”大家都表示同意老六的话。

    “我是将领,我的话就是军令。军令如山倒!我说要两边打,就是两边打,谁都不要提其他意见。”

     “去球个军令!这是李岩定的军令,李自成的军令!老子再不能忍这个军令了!”五丰暴起。

     “你们!你们竟要反水吗?!”红娘冷然说。

    “不是这个意思,老五是说不喜欢军令这个词。”二蛋忙说。

     红娘子环顾四周,忽然发现,这群出生入死的兄弟,不知在什么时候起和自己不再一条心了,又是这样困难的当下,忽然一阵心酸,于是忍住酸楚感,对大家说,“既然兄弟们意见相左,就不必再争了,你们自己选择,一人选一支人马去做自己的事。随便你们留多少人给我,我还是要杀李自成抗清兵。”红娘子转身走进房中,再不出来。

    房中烛火没有点起,黑暗中红娘子在床上抱膝而坐,第一次觉得自己这样孤立,今天所有人的反对令她有些吃惊,也感到心寒。这些年来,开仓放粮,立山头为王,更兼连年杀伐,从来都是自己说了算,兄弟们决无二话。连喜欢李岩,也都是立即绑了来,放在床上。自己说跟李岩走,奔李自成,大家伙就一起走。一伙人指东打东,指西打西,团结的不行。

    然而自她婚后,她的所有心思都放在李岩身上,李岩的谋划,李岩的大事,李岩的蓝图,李岩的理想。于是再没注意到兄弟们的想法,也不知道在哪一天离了心。

    “可是,”红娘子又想,“我待兄弟仍如从前,没有变啊,为什么他们变了。”

    也不知何时睡去,次日起身去看军符,赫然发现枕边放着一些柿子饼,数了数正五块。

    她急忙打开房门,看见二蛋三狗五丰六子小七站在门前,似笑非笑看着她。红娘子说,“嘁,我早就不吃柿子饼了,还当打发小孩呢,谁放的自己吃去。”一人一块回掷一回去。六子一接,收到的是半块柿饼。

--------------------------------

    红娘子有兵卒八千余人,向中州地进发,阻李自成三次,抵挡清兵清剿两次。有几场胜利,但是胜利的代价太大,小七三狗阵亡,五丰伤重不治。最后一战,红娘子两千余人抵抗阿济格南下大部队,无异以卵击石。

    中州一役,全军覆没,红娘子与老二六子三骑快马熟路,终于甩开追兵。抵达鸡公山脚,已筋疲力尽,一阵放松后的虚脱,坐了会,六子起身欲取水来喝。

    六子忽然说,“老二你今年几岁了?”

    二蛋勉力笑道,“四十二。”

    红娘子凛然一惊,才见二蛋胸垫前衣襟旧血迹已干,又有细血渗出,一只断箭从前胸透至后背。红娘子用手触及箭柄,心头一紧,眼泪大滴落下来。二蛋慌道,“细妹,莫哭了,我跑的太久,已经不觉得疼了。”这一说,红娘子竟再也止不住了,从哽咽之声,再变成号淘大哭,仿佛要把这一生的泪在此刻放完。

    六子静静地看她哭完,悄悄地抹去了泪。



    二蛋埋在了地下,坟边种了颗桃花。

    “当年大杂院的那一群孩子,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人了。”

   “大家怎么待我这么好,我没有将大家带好。”

   “细妹多好,值得我们的好,捅窗户纸的事谁都有干,只你一人挨了鞭子,那时起兄弟们便决定要跟你一辈子。”

    “都说多少次了,爷爷怎么会真心处罚我,皮外伤而已。”

    “好吧,那我再换一个理由。”

    ……

     “人世间,只有你好。”



迷悟一体
招聘

2

精华

1210

威望

1万

金钱

版主

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

Rank: 80Rank: 80Rank: 80Rank: 80Rank: 80

帖子
20925
积分
38175
注册时间
2007-12-8

心灵之友活动达人德才兼备论坛12周年纪念章蛇年勋章马年勋章版主万帖纪念章羊年勋章VIP会员猴年勋章鸡年勋章狗年勋章鼠年勋章贵族勋章

发表于 2020-4-26 11: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小程序
人间只有你好,花开四月那天。

来自: iPhone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 | 关于我们 | 小黑屋 | 手机版 | Archiver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瑞安在线 瑞安论坛 浙ICP备11036255号 浙公网安备 3303810233063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